追蹤
オン・マイ・オウン On my own
關於部落格
新世紀福音戰士新劇場版推廣
  • 196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《Next World》 序+第一章

 
 
 
 
 
 
Next World
序 「Prototype」
 
幾年裡,我一個人一直在世界四處旅行;一直在思考著一件事。
私設武裝組織天上人,以根除戰爭為理念,對世界不斷發生的紛爭進行武力介入--這已是五年前的事。在那之後的幾年裡,我獨自四處旅行,走遍了世界。
我親眼看著因天上人武力介入後逐漸變革的世界、在和平統一之下的扭曲現實,親身經歷在這世界中其他不為人知的事情,一切都沒有變,和五年前一樣。
由鋼彈促進變革的世界,因我們的破壞而伴隨的這股再生,是正確的嗎?世界的扭曲,是否到現在還沒有消失? 
 
 

 
Next World
第一章 「死亡的盡頭……沒有神。」
 
個世界,有高文明的城市、人類群居的郊處、先進發明的研究區,在這之中,各式各樣的人;發生各式各樣的事情。
然而這個世界的另一處也有不同的風景,擁有著不同的故事。
 
高度發展的世界上存在著某個被人遺忘的角落,因環境不適人居,人稱死亡沙漠,荒蕪的沙漠裡除了能忍受氣候嚴峻的動植物之外,什麼也沒有。乾燥又火熱的風吹過、在一望無際地沙地上劃過許多,留下痕跡,下一波風又再度無奈地吹來、帶過了沙子帶過了沙丘也帶過了人,什麼也沒留下,在這充斥著寂寥並且毫無生機的死地裡。

 
一輛車奔馳在廣闊的大地上,那是專門設計在沙漠跟礫漠等荒地行駛的特用車。在上駕駛的人是一位年約二十初頭的青年男子,深褐色的連帽大衣遮住了全身、身後的連擺斗篷隨著車速大幅飄動著,為抵禦高速打過的風沙,臉部也包住布巾做了防禦,在日光下唯一清楚的是護目鏡裡專注又深紅的眼睛,跟在沙漠裡吸取人體精力的陽光一樣刺眼。
 
「距離完全離開沙漠只剩十小時的路程。」男子帶著無感情起伏的語調默念著,這樣的行為是一種行動的象徵,從開始投入戰鬥以來,男子一直是這樣的生活方式,而此時的男子心裡只想快點離開這裡、離開這完全感覺不到生命的世界。
 
 
「媽媽、媽媽!我累了,稍微休息一下好不好?」一位留著烏黑直長髮的可愛女孩,放開原本握著女子的手,一邊拉著女子的大衣下擺邊喊著,眼瞳透露出的訊息滿是渴求。
 
「剛剛不是才休息過嗎?一直停下來的話大家都會很困擾的。」
「可是……人家腳好痠,快走不動了。」
 
同樣留著黑色長髮的女子蹲下來,手溫柔地撫著女孩的頭說:「忍耐一下吧,再不快點趕路的話,這附近的沙暴可能又會追上來喔。」
 
「沙暴要過來嗎……好吧,我會忍耐的。只要卡瑪忍耐著繼續走下去、可怕的沙暴就不會來了吧?」
女孩握著拳,天真無邪的樣貌讓女子輕笑出聲。
「嗯,只要卡瑪乖乖地。走吧!」女子握起女孩不符合這廣大沙漠形象的纖細小手。
「嗯!」女孩微笑著,露出潔白的唇齒應答。
 
「昨天晚上已經向神祈禱過了,希望今天的路程一切順暢平安,什麼沙暴的、跟往常一樣不會發生的。」
即使女子如此想著,內心卻還是稍有不安。「今天因為卡瑪的體力不如一般而耽誤了許多,很難保證接下來不會發生什麼意外……」
 
 
Warning!
 
男子在特用車裡,從電子偵測畫面上接收到沙漠最新動態及警告事項。
「後方有沙暴急速形成,約十分鐘後抵達。」
「以今天來說是第三個了…」
男子經驗豐富地加速在沙漠上行駛的速度,往前奔馳。
此時電子畫面不斷閃爍著黃光,男子沒想到接著會在畫面上看到以下的訊息:「前方有生命物體,約有三十多位人類。」
 
「…什麼?在這種地方有這麼多人?」
已經在沙漠裡獨自行駛三天三夜的男子,沙暴還是日夜差距的溫差都體會過了,然而碰到人這還是第一次。
 
「似乎是部隊的遷移旅行,其中有男人跟婦女,也有小孩…」
男子放下觀測用望遠鏡,思考著待會沙暴來襲時該如何應對。
「既然能走到這裡代表他們也面對過沙暴,先照著原本的步調靜觀其變。」
 
 
「不好了!沙暴要來了!大家快跟之前一樣找掩蔽物!」
聽到部隊裡專門觀察沙漠的人傳來惡訊,大家慌的慌、跑的跑。
 
「媽媽!沙暴還是來了,怎麼辦?」女孩慌張地扯著女子的大衣下擺。
「卡瑪別怕,跟媽媽一起照之前那樣做的就好。」女子說完便抱著女兒尋找掩蔽物,不巧行動帳棚的躲避處已經都被族人佔走。
「怎麼辦,幾乎都滿了。」
女子也跟著女孩慌張起來,而其他人都各自奔各自的,有人死命地抱著帳篷固定桿、也有人緊緊地伏在沙地上喊著祈禱文,活像臨死前對神的膜拜。這時沒有任何人有閒餘注意到這對母女。
「經過上次沙暴的教訓,大家果然都……」
女子這時才體會到人類的殘酷,什麼人情還是恩惠,在生死關頭的時候這些根本就不存在。
 
沙暴的風勢彷彿要把女子懷裡的女孩捲走,女子越想抱緊雙手卻越不聽使喚,就在此時女子被前方的暗石陡坡絆倒,女孩從懷裡跌了出去。
 
「卡瑪!」
「媽媽!」
 
女子想往前挽救,無奈此時的風暴越來越加大,女子才走一步就被逼著退後三步。
「放棄吧!女孩可以死但妳不能死!」一旁的人邊大喊著邊把女子拉回避難處。
「怎麼可以!她是我的女兒啊!」
「別傻了!救不回來了!」
「怎麼會……」
 
強勁的深褐色狂風帶著不斷旋轉舞動的沙粒,像龍捲風似地襲捲整個大地,眾人做好準備,將身上所有能用的布料都掩蓋在自己身上,在沙漠的死神降臨之前深吸一口氣後緊閉雙眼及停止呼吸,然而只有那位對女兒憂心忡忡的女子沒有這樣做。
 
「神啊…不管是我還是卡瑪,請讓我們度過這場災難,繼續在您的庇護下活下去……」
原本藏在女子胸口裡的十字架此時在手掌裡閃著刺眼的光、滴落在上的是沙子和著的淚水。女子看著女兒的身影在沙粒的包圍之下越來越模糊、越來越渺小、心也越來越痛。
「卡瑪,加油,撐下去、撐下去……為了大家,妳必須要活下去…」
十字架在女子乾枯的手指上刺出了血,不到一秒血滴就被風吹散不見。
 
「卡瑪……」絕望的意識不斷侵蝕並撕裂著女子皮膚,她知道再這樣下去連自己也活不了。
「就這樣吧…什麼神、什麼信仰、什麼愛,在這種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……」
 
「抓緊我!」
 
一聲響亮有力的男聲在前方跟著風聲突擊著女子的耳膜,女子本能地往前一看,只見一道青藍色的身影呼嘯而過,混著女兒的烏黑長髮,消失在沙粒風暴裡,視覺還殘留著青藍色粒子的影像。
 
「卡瑪…得救了嗎…?」女子那幾近停止的心臟和血液突然鼓動了起來。
「這是神…一定是…神聽到了…我的祈禱!」
 
 
「閉上眼睛!不要呼吸!」男子將女孩往懷裡緊緊地抱住,用雙手護住女孩的後腦及脊椎,因為身形差異的關係,女孩整個人剛好埋在男子身體裡,形成最好的保護網。而男子的沙漠特用車在前方替兩人擋住了沙暴的肆虐。
 
女孩雖然搞不清楚狀況,但也乖乖地跟著聲音閉上雙眼和忍住呼吸,顫抖的雙手緊緊地抓著救她的男子,即使現正處在沙暴中心裡,原本慌亂無助的心也不覺得害怕。女孩在男子的懷裡得到了安全感,彷彿是在黑暗中聽到媽媽溫柔的叫喚聲音,但是,好像又有哪裡不太一樣……
 
「沒事了。」
沙暴已完全過去,男子開始檢查被救人的狀態。親眼確認女孩的存活度和意識狀況都良好後,輕輕地將女孩放下。
「能站嗎?」
「唔…嗯!可以!」女孩回給男子一個感謝的微笑,內心想著:「這個人雖然全身都包著,但應該是哥哥吧?」
 
「大哥哥!謝謝你!」語音一落下、是一個如向日葵綻放般燦爛的笑容,讓人感覺不出這個女孩不久前才剛經歷過大劫大難。
 
已經很久沒看到人類笑容的男子,面無表情地、內心苦澀了一下。男子沒想到這一生還能被人叫哥哥,而且是第二次。
「沒事就好,妳有家人嗎?」這麼活潑的女孩一定有的,希望家人沒事。男子雖然表現出給人冷漠不關心的外表,但是內心卻擔憂著。
 
「卡瑪!!妳沒事吧?有沒有受傷!?」
女子在混亂的人群中終於發現自己的女兒身影,情緒十分激動。
「媽媽,我沒事了啦!」女孩對媽媽說完後,轉身向旁邊的男子,習慣性地拉起對方衣襬:「是這位大哥哥救我的唷!」
一向不喜歡別人任意碰他的男子,此時竟對女孩的舉動沒有任何反應。
太好了,這個女孩有個母親。男子內心默想著,像是鬆了一口氣,但是表面依舊如往常一般冷漠。
 
女子確定女兒完好無傷後將注意力轉移到眼前的男子,面目稱不上和藹可親或是風流英俊,不過應該不是個壞人,雖然全身裝束著抵禦風沙的衣物,但還是能感覺得出布下的好體格。
在沙漠旅行這麼久,女子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麼像個「人」的人了。
 
男子不理會女子觀察自己的眼光,扯下蓋著下半臉的布條、不帶任何感情語氣的開口:「我叫索蘭‧伊布拉希姆。」
 
「你好,我是瑪麗安,這孩子是我的女兒、叫卡瑪。啊…真的十分感謝你救了這孩子…在剎那間、我還以為是神的使者降臨了。」
「……沒什麼,沒事的話就好,我要走了。」
 
「咦!?大哥哥這麼快就要走了嗎?」卡瑪依偎在瑪麗安身旁,一隻手抓著衣服另一隻手抓在胸前,讓人感受不到這裡是死亡沙漠的雙眼水汪汪地流轉著。
 
瑪麗安蹲下與卡瑪同高,對著卡瑪訓話:「卡瑪、不可以這樣子…」
「唔…可是人家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認識大哥哥的說。」
索蘭看著眼前這對母女,內心莫名地浮現一種苦悶感,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感受,索蘭自己也不太清楚。
 
「方便的話,可以讓我跟你談談嗎?」這時在三人面前出現了一位看上去明顯年紀較大的長者。
「我叫塔伯,是這群部隊的領導者。」
 

 
 
 
 
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